您的位置: 咸阳信息港 > 法律

订单暴跌司机退车滴滴租赁公司我们要死了

发布时间:2019-05-15 02:57:15

离约车新政正式实行仅剩10天时间。

以滴滴为代表的约车平台仍在尝试各种可能的办法,争取推动新政出现些许转机,但截至目前,事态并未发生太大变化。而在失望和忧虑情绪的笼罩下,约车行业的生态已开始悄然瓦解:乘客定单暴跌、司机纷纭退、租赁公司面临倒闭。

从2014年滴滴、优步推出专车业务至今,约车行业经历了狂飙突进的2年,约有2000万司机和1.59亿用户参与到了这股浪潮中。强烈的市场需求意味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司机和用户之外,几家约车平台的累计估值也早已突破400亿美元。

但约车新政的出台,就像一盆突然浇下的凉水,使火热的约车行业骤然降温。今年7月28日,《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意味着约车行业正式合法化;10月8日,北上广深等城市陆续发布约车细则,对车牌、司机和车辆都提出了十分严苛的要求;11月1日,约车新政将正式实行。

新政对约车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重压之下,用户、司机、租赁公司、约车平台将何去何从?带着这些疑问,易科技采访了多位行业人士,并据此粗略估计:三个月以来,约车的定单量已暴跌一半,符合新政规定的司机和车辆只占总数的5%-10%。而在这样的局面下,与约车合作的大部分租赁公司迎来生死考验,滴滴等平台自身的估值也将出现跳水局面。

约车行业大变脸,正在残暴上演。

合规率低:1.2万辆车仅80辆会接着干

邹哥,灭顶之灾呀!

北上广深发布约车细则当天,邹军收到同行发来的这样一条信息。邹军是一家和滴滴合作的租赁公司老板,他旗下管理着近1.2万名司机。

据邹军介绍,滴滴专车推出初期,滴滴创始人程维常常亲自登门找租赁公司谈合作。达成合作后,租赁公司负责司机的招募和管理,滴滴只做信息中介平台,在当时这一点帮助滴滴很好地规避了政策风险。随着业务范围越来越大,司机数量愈来愈多,滴滴对租赁公司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强。滴滴曾表示,租赁公司的具体职责包括但不限于司机培训、司机服务和400、安全事故和救援、临时款项垫付等。

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与滴滴合作的通常有数百家租赁公司,并通过一些考核措施进行优胜劣汰。邹军告诉易科技,租赁公司只要符合条件就准入,但适者生存,达不到滴滴的要求就会面临淘汰。在不同时期,滴滴考核的关注点不太一样,触及较多的是投诉率、取消率、司机星级等指标。

在滴滴和优步合并之前,租赁公司是他们一直以来争夺的重点之一。为了拉拢租赁公司,滴滴和优步在返点、补贴上的力度也比较大,并且都会要求达成合作的租赁公司不能进驻其他约车平台。

邹军的租赁公司在去年9月与滴滴达成合作。当时出于把控服务质量、避免在与优步对私家车的补贴战中越陷越深的目的,滴滴要求合作的租赁公司必须有一定数量的自有车辆(自租或自购,再招聘全职司机)。对租赁公司来说,这需要大笔资产的投入,所以旗下只有私家车加盟的小公司选择退出。邹军把握住了这个时机,吞并了其中几家,把自己公司迅速做到了具有1万多台车的范围。

春江水暖鸭先知,约车新政带来的影响,租赁公司感触深。

依照北京京人京车的约车规定,邹军公司旗下的1.2万名司机中,符合要求的只有几百人,而这些人中愿意把车辆转为营运性质继续随着邹军干的只有80人。

1.2万人仅剩80人,不夸张的说,这就是灭顶之灾。邹军说,顺应形势,我从传统租赁转型到了互联租赁,并且开始有一些盈利,但没想到如今会迎来当头一击。

定单狂跌过半、司机纷纷退车

和邹军一样,上海的王海也是一家租赁公司的老板,管辖着3万多名司机。王海称,这3万名司机里符合新规细则的只有1100多人。据他视察,(其他)每家公司真正符合资格的在5%-10%之间。但这还是纸面上的数据,因为涉及到轴距、排量等车辆要求,和私家车转为营运车的报废要求,真实数据也许会更少。

北京的马强也一样,他的租赁公司原来只和优步合作,滴滴和优步合并后,马强也成为了滴滴阵容中的一员。马强管理着3万多名司机,其中符合京人京车要求的只有4000多人。当然,这一数字在整体中的占比(13.3%)远高于邹军的公司(不详)和王海的公司(3.7%),这或许是因为优步过去的定位偏中高端、准入门槛也较高。

滴滴曾经宣称,自己平台上的司机数量达到1500万,如果按照5%-10%的合规率计算,新规以后只有万的车辆供给,再减去不愿意转营运性质的人群、兼职人群,数量会更少,新规的影响可见一斑。

约车新规将在11月1日正式落地,邹军、王海、马强都在观望事态发展,但当下摆在他们眼前的其他问题更加迫切。

首先是订单量狂跌。邹军介绍,滴滴和优步合并(8月1日)以后,对司机和乘客的补贴都大幅下降,他管辖的司机们平均订单量和流水大约降了三分之一。新政细则出来后没几天,订单量和流水又降了很多,两次累计降幅超过50%。

现在出勤的司机比以前少了一半,邹军说。

王海也表示,自己平台的定单量和流水下落得很利害,本来一个司机,一天几近可以做到1000块流水,现在做得好一点800,平均值则在550左右。这里说的是认证司机(即司机,平台会给予订单倾斜),普通的快车司机每天流水在之间,需要工作个小时,除去油钱和车辆成本,基本赚不到什么钱。

现在,司机们纯洁是在为人民服务,你说这样的情况,能撑多久?王海说。

也许是由于滴滴和优步合并后,优步的订单量下落更加明显,马强告诉易科技,滴滴和优步合并后他的订单量下落了60%,近新政出台又降了15%。必须斟酌前途问题了,马强说。

摆在邹军、王海、马强面前的第二个问题是司机们正在大量逃离。

以前平均每天22单,现在不到10单。王海介绍。干活累、挣钱少,还是有不少司机能够接受,但约车新规让很多司机们忧心忡忡、选择放弃。王海称,近所有的租赁公司退车量齐升,被退多的是不符合新规细则的中小型车辆。

不少租赁公司的老总都打给我,问现在该怎么办?王海说,甚至有租赁公司风控和资金出现了问题,不仅面临倒闭,还可能官司缠身。

融不进的未来,退不回的过去

约车订单收入的80%归司机,20%归滴滴。租赁公司在经过多个指标考核以后,终能从滴滴那里拿到定单的1%-5%作为分成。

邹军旗下1.2万辆车,此前每个月平均流水600多万 (僵尸车、兼职车流水较少),他原本计划今年流水要逼近1亿,但现在看来永远完不成了。就算全年流水高达1亿,以2%的分成算,他能拿到的也只有200万,但租赁公司运作的成本却十分高企。

为了服务这1.2万名司机,邹军的公司维持着一个15人的团队。除了这些员工的工资成本,邹军还得负担两个办公地点的房租成本。此外,近退车量大幅上升,邹军楼下的停车场里停满了自家租来或买来的车辆,每一个月的停车费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消。

租赁公司从来就不是能赚大钱的生意,但邹军一直想的是要把公司做大做强,以后再斟酌盈利。但盈利没到,亏损先来了。

新规细则出台后,约车行业里的抱怨声不绝于耳,邹军是相对冷静的那一个。他说:我已50岁了,应该是宠辱不惊的年龄了。既然你改变不了情势,那就顺应。

如果约车实在干不成,以后做什么?

邹军的答案是回到传统的租赁行业去。但在王海看来,传统租赁行业已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他说:传统已转型,已适应了滴滴的模式,再回去剩余的空间很小。

有一句话叫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放在租赁公司身上,就是融不进的未来,退不回的过去。

采访行将结束,邹军带下楼,楼下几十名员工正在进行培训。滴滴派来的工作人员插上U盘,给司机们播放了一段宣传视频:一名年轻人厌倦了富士康没有交流、没有温度、远离人群的单调生活,加盟滴滴成为1名专车司机,从此收获了感激、尊重与温度。视频做得十分精致,看完后司机们眼睛有点湿润,他们满脸犹疑得望着邹军。

邹军一改刚才单独面对时的失落,他对大家说道:新政我们管不着,我们能管住的只有自己。然后抬高嗓门,大声问道:这个月咱们组争,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齐刷刷的呐喊声,接着是雷鸣般的掌声。

经期延长喝什么好
血瘀型经期延长怎么办
气滞血瘀型痛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