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阳信息港 > 养生

雨墨却贼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55:44

一九三零年初冬,时任国民党要员霍路丁高参的学者王书珍先生,便衣回原籍河南省汝南县县城省亲。途经上蔡县杨集镇,看天色已晚,欲住店歇脚,就命警卫王澄前去寻处。久等不回,遂下车在路边一茶肆小憩。  杯茶未饮,却见一三十许少妇携十岁余男童卖唱乞讨而来。少妇褴褛清丽知书答礼,男童聪慧衣不蔽体。警卫李涛说:“先生闷坐,何不听唱解乏?”  见先生颔首,少妇施礼欲唱。忽见四五大汉簇拥一华服恶少前来,强拉少妇欲走。男童恐惧大哭,少妇跪地乞求:“刘少爷,欠你的钱,稍缓我会还的,请容我母子几天!”  恶少大骂:“你夫是共匪,为其埋尸已属乡情,晦气。你又久欠粮钱不还,不拉你顶债,你又拿什么还?不如从了我,有你的吃用!”  遂指示打手抢人时,一挎篮叫卖油条者拦着说:“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让老百姓活吗?”,之后,一拳击在恶少脸部,又与另外几人撕打起来。  恶少捂鼻大嚎:“你等着!”转身跑去。  一会儿,恶少带着三民警察持枪而来,指着卖油条的中年汉子说:“他是共匪,抓起来枪毙!”。  三警即要锁拿中年汉子带走。   “慢!”  书珍先生来到众人面前,拉起少妇母子,怒视恶少:“你强抢民女,还诬指共匪?”  又责问三警:“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全凭此恶少一言就捉人,国民政府养你们这帮为虎作伥的废物干什么!把人放了!”  三警看此人布衣长衫,貌相清矍,怯诺问:“先生何人?”  警卫李涛近前拿出一物,三警观后立正敬礼:“冲撞先生了,勿怪!”  转身抽了恶少一嘴巴,“先生需怎样护送,请示下,我们立刻上报。”  “不用了,以后以此为戒!”  先生转视恶少,“此母子欠你多少钱粮?”  恶少已呆若木鸡:“六、六块”。  李涛取钱扔在恶少面前。先生说:“此母子今后如有不测,必捉尔等以正国法。”  厌恶地挥手令其离去后,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卖油条的中年汉子,把十块银元放入男童手中,对跪谢少妇说:“我一贫介书生,无以他为,请持此片至贵县张自清先生府,着此子随其学读吧”。  遂取笔写下“王书珍”三字至于茶桌,携警卫王澄、李涛驱车离去。  十年后,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书珍先生忧家乡百姓深受日寇、官僚和匪患之苦,毅然辞去参谋长之职,受高层委派,回乡主政,就任汝南县县长。从此周旋于日寇、中共等错中复杂的政务中。  忽一日,日寇少佐小野派人告知,欲抓一共党嫌犯,该嫌犯却称与先生有旧。先生赶至,却是十年前那卖油条的中年汉子。原来该男子绰号“老油”,已在县城叫卖油条九年。遂向小野担保:“此人是贱内表亲,绝非共党!”  之后,先生每天早晨都会吃到老油送卖的新鲜油条。  四四年初春,日寇前线兵力吃紧,已由县城撤出。一天凌晨一时,忽报有千余匪患围城四门。先生吩咐马上联系战区派兵剿匪后,即到城楼观望。见众匪枪炮齐聚,数百火把亮如白昼,不时有冷枪射入城内。先生让李涛喊话。不久,即有一匪驰骑城下:“县长大人需立时准备大洋两万、粮食千担送出城外,否则,攻入城内鸡犬不留”。  李涛说,“城内百姓早已食不果腹,哪来千担送出。”  那匪说:“等城破时后悔晚矣!”遂纵马驰回。  众匪如蚁,枪炮齐鸣,开始攻城。先生即命军民抵抗。此时,有军士报,援军需天亮后才能赶到。先生知道,只靠现有军民武器根本无法坚持一个小时,何况天亮仍需四五个小时。看看已有半数军民负伤,就命停火喊话。  仍是那贼驰来答话:“县长想拖延时日吗?如不速交我们当家的所列钱物,你们想到后果吗?”  李涛说,“县里确实困难,需容县长大人筹备”。  匪说,“现今尽是剥削贪污之官,贵县任职多年,你不知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吗?”  李涛大怒,“我们县长王书珍先生以仁义礼信治县,爱民如子,那来十万雪花银?又岂能与尔等小人耍谋?”  那匪不答,急驰而去。不久,又回:“我们当家的问,撤兵可以,县长大人,啊,不,先生以何担保?”  书珍先生听后急告李涛:“快说,缚我而保!”。  身后传来一片呼声:“先生不可!”、“县长大人不可!”、“我们跟他拼了!”、“绝不能让县长大人为我们涉险!”……  先生不理众人,面色严厉决绝,瞪视李涛:“快喊话!”  李涛含泪大呼:“匪首听了,我家先生言,缚他为保!”  凌晨二时,汝南城上下一片寂静。凛冽寒风吹起先生颚下长须,他神色平静,撩起长衫,坐进城楼绞架上的箩筐:“放下去!”  众人哽咽涌上,先生瞪视:“不可造次,守好城门”。  箩筐在吱吱嘎嘎的绞盘声中终于落到城下。城上众人屏住呼吸。先生坦然走出,告诉众匪:“绑吧!”  忽然一骑急驰而来,马上一人像是匪首,翻身跪倒,高呼:“先生受惊!”后大哭不止。身后众匪不明所以,亦跪倒一片。  先生诧然:“你是何人?为何如此?”  匪首摘去面巾:“先生可记得十四年前上蔡杨集曾救助两母子否?”  先生豁然顿悟:“你是那童子!?”  匪首哭拜:“正是,有负先生厚望!”  先生目光冷利,久久捻须不语。  不久匪首平静了心情:“我母子得先生救助后,没有听复之伯伯的安排,而是持先生之名去自清先生府求学。受教八年,得益非浅。然日寇侵华,国军溃逃,乱兵犹如强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母及复之先生一家均命伤其祸。我一怒和众邻杀死乱兵连长揭竿而起……不料,在此相遇先生,听凭先生责处!”  先生大怒,须发皆竖:“纵是千般恶遇,也非你作此亲痛仇快之事理由。眼看我大好河山已大半沦入日寇铁蹄,炎黄子孙即将成为外夷之奴,你昂张七尺男儿,不思报国,却因一家之小辱,在此横行霸道!难道自清先生只教你伦理小道,没教你中华之大义吗!?”  见此变故,汝城军民大开城门,簇涌而出,环立先生背后。先生又言:“此城今生不许你踏入半步!否则,要取此城,先杀我首!”  随后拂袖携众人入城而去,留下千余贼众跪拜一团。  天刚亮,城兵来报:“先生刚进城,众匪已散,只有那匪首跪拜至天亮才去”。  此时,老油又送来热油条,转身要走,却被先生叫住。凝视良久,先生说:“你是复之先生?”  老油一呆:“先生怎知?”  先生笑笑:“你现在出城,把这封信交给他。”  老油问:“谁?”  先生已离案出门,边走边说:“一个人鬼不分的人。告诉他,现在做人报国还来得及!”  一年后,日寇战败投降,举国欢庆,王书珍先生却辞职退隐于汝师等四所大学任教。  一九四九年冬的场瑞雪,一辆黑色红旗牌轿车停在了先生僻静的小院门前。两位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护卫着一位五十上下身着中山装的男子下车后,分立大门左右。男子步伐轻盈,生怕踏碎一片初雪。进院后,更是静静地矗立在一株腊梅旁赏雪,不发一言。王澄、李涛一见,刚欲惊呼,也被男子摇手止住:“勿扰先生雅休!”  “哪位贵客莅临寒舍?老朽失礼了!”  门扉吱呀洞开,一位白须清矍老人步出。男子快步上前施礼:“书珍先生,打搅您了!”  先生一愣,慕然大笑:“是你!该称你老油呢,还是复之先生?”  已任新中国河南省领导高层的老油,恭敬地说,“先生怎样称呼均可!”  先生略思,即说:“一位中共高层竟然在我这小县城卖了近二十年的油条,嘿嘿,了不起!也是我这县长失职啊。”  老油说:“没有先生保护哪有复之今天!没有象先生这样真正为中华民族大计着想的许许多多国民党左翼元老的支持帮助,更没有如今的新中国!正是由于我们的共同努力,才击败了外贼,驱赶了国贼,消灭了家贼!如今的中国即将是一片净土,如今的中华民族即将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如今的中华民族也将会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建设新中国!我来,就是受省委委托,请先生出山,携手建设新中国!”  “好!先生略显激动:“共产党人好胸襟,好见地!”  少顷,先生问:“你来了,他呢?”  老油平静了下心情:“那年他持先生之荐函,即到国民党第十三集团军找张司令,千余人被改编为集团军独立团,他任团长,随即开赴抗日前线。半年后,在湘西保卫战中全团壮烈牺牲。这是他留下的......”  遂双手递过一个信封。里面赫然是当年先生亲笔写的让童子作求学凭证的“王书珍”三个字,而另一张纸上是童子自己写的“我不想做贼!”  先生久久不语,默然不动,任凭雪花飘落其身。  “嘿,好一个贼!”  先生终于开口说话,他仰望漫天大雪,长叹道:“这场雪后,应该是一个清静的世界!中国人再也不需要贼贼索索地作人了!”    后记:谨以此文怀念我的外祖父王书珍先生!另附王书珍先生诗一首:人生步步费堤防,何若达观任驰张。纵尔阴险多变诈,凭我坦诚自疏狂。本初偏急终取败,安石充襟史称扬。应是才高始见地,漫云世路思贤良。   共 33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乘车路线
哈尔滨的男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