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日照钢铁再出击杜双华冒险洽购石钢钢铁

2019-03-05 16:25:59

日照钢铁再出击 杜双华冒险洽购石钢_钢铁

在日照钢铁这扇门被关上之后,杜双华正在打开另一扇窗--河北石家庄钢铁(下称“石钢”)。 12月21日,从权威渠道获悉,在9月山东钢铁集团宣布重组日照钢铁之后,日照钢铁董事长杜双华一直在洽购石钢。目前,其已获得石钢所有股东的基本认可。 石钢大股东为中信泰富。2005年11月,中信泰富以约14.78亿元的总代价,从河北省国资委手中获得了石钢65%的股权。河北省国资委及石钢管理层,仍分别持有20%和15%的股权。 杜双华收购石钢计划的步是,通过一家海外公司,以“买断或其他方式”接手中信泰富所持全部股权。待石钢从现址搬至沧州黄骅港后,杜还计划对沧州市纵横钢铁进行市场化重组。,杜双华所拥有的、日照钢铁以外的钢铁资产(焊管等下游产业),也将迁至黄骅港。 河北,是杜双华的出生地和发迹地。在这里,杜氏“钢铁帝国”正期待重新崛起。 不过,上述收购依然存在不确定性。一位石钢内部管理人士告诉,目前,石钢虽然已确定搬迁至黄骅港,但并没有获得政府批准。“老杜很担心这一点。目前,钢铁业宏观调控从紧,恐怕新址获批不会那么容易”。

杜双华再出击 杜双华的钢铁梦,并没有随着日照钢铁“被国有化”而放弃。 2009年9月,山东钢铁集团成功收购日照钢铁67%股权,杜双华退居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股东”,持股仅为33%。 在外界皆为杜双华退出钢铁业感慨之时,杜正抓住一切机会,试图在钢铁业另立门户。这一次,杜双华将战场选择在河北--他出生和发迹的地方。 按日照钢铁副总经理王立飞的说法,2009年下半年,山东钢铁收购日照钢铁的速度,“我们也没想到会那么快”。而这也从客观上加速了杜双华另觅退路的步伐。 就在山东钢铁宣布收购日照钢铁的具体方案前夕,杜双华已召集其智囊团拟订了收购石钢的初步方案,其收购意图,终也获得河北省发改委与河北省国资委的支持。 按照杜双华的计划,获得河北省政府支持是收购石钢重要的一步,收购石钢后,杜双华将在沧州成立新公司。若能成功拿下石钢,将沧州纵横钢铁以“资产重组或买断方式”纳入新公司,是杜双华的下一步计划。 据本报调查,除了日照钢铁剩下的33%股权,杜双华名下的钢铁资产,还有原来京华系的焊管厂,其中,衡水京华和唐山京华为资产。 这意味着,如果收购石钢的计划顺利实施,杜双华将能够重新建立起一个“钢铁帝国”:将衡水京华和唐山京华装入沧州新公司,与石家庄钢铁、纵横钢铁衔接,形成上下游关系。 本报从石钢内部获悉,杜双华收购石钢的主体公司,将是其在海外注册的公司,“这样可以避免重蹈日照钢铁的覆辙”。 河北省一位民营钢企负责人对表示,石钢的搬迁地将是黄骅港,如果搬迁成功,无疑符合国家钢铁产业政策的发展方向,杜双华上马新产能也将获得政策支持。中信泰富放手 经历2008年的外汇合约巨亏事件后,中信泰富进行了一系列资产清理举动,其中,特钢被重新确定为中信泰富的主营业务之一。石钢、江阴兴澄特钢、湖北大冶特钢,三者组成了中信泰富特钢集团。 那么,中信泰富为何意欲脱手石钢? 一位接近中信泰富特钢集团高层的人士告诉,一方面,近年来,石钢难扭亏损之势;另一方面,2010年,石钢必须搬离石家庄市区,但在新址获批、资金来源、员工安置等方面,均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对中信泰富来说,石钢已经从优质资产逐渐变为一块烫手山芋”。 据了解,石钢搬迁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环保和资金。 搬迁所需资金大约为30亿元至40亿元。而石钢2008年净亏损近2亿元,2009年也一直受特钢需求萎靡之苦。 环保问题也一直困扰石钢。12月8日,国家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一处处长刘恩东率监察组“突然光临”石钢。“刘恩东在现场参观时,皱紧眉头,一脸不高兴”,“厂里领导还挨骂了”,一位石钢内部员工告诉。 河北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对表示,由于石钢距市区很近,因此在环保方面容易引起注意,石钢因此承受巨大压力。 对石钢的没落,宋继军表示非常惋惜,“石钢如果不被中信泰富收购,也许不会成为今天这样”。 近期,也有市场传闻称“河北省国资委将收回石钢控制权”,“河北钢铁集团也有收购石钢的意愿”。 但河北省冶金工业协会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近两年,河北省国资委的确曾有收回石钢股权的意愿,计划将其归入河北省钢铁集团,但未与中信泰富、河北省钢铁集团谈妥。“由于石钢85%的股权属于中信泰富和石钢管理层,因此,政府的决定权不大,主要还要按市场规则”。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杜双华的收购方案之所以能获得股东层面的认可,主要是杜双华不但能解决搬迁所需的资金,拿出了人员安置的具体方案,还将帮助石钢实现产能升级。“杜收购石钢后,肯定会上先进产能”,而且,“将会给河北省政府和沧州政府带来更大税收”。 冒险的收购 杜双华在钢铁业的成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几乎踩准了国家宏观调控的每一个节点。但这一次,他正在冒险。 产能过剩,已成为目前钢铁业发展的关键词,也被政府视为“关系到行业健康发展”的头等大事。2009年下半年以来,各部委频繁发布严控钢铁业产能的文件,工信部部长李毅中更是疾呼:“即便是再好的钢铁企业,三年之内也不要再新建项目了。” “宝钢的湛江项目、武钢的防城港项目,均被列入宏观调控之列。宝钢都被调控了,其他企业更不用说,你说还有比宝钢更牛的钢铁企业吗!”一位中钢协人士表示。 知情人士告诉,目前,石钢迁至黄骅港获批“难上加难”,一是,国家要防止产能进一步扩大;二是,石钢在技术装备上尚未达到环保要求;三是,沧州市和河北省就“如何分税收”尚未达成一致。 而杜双华所希望的“海外收购”模式,亦可能成为巨大障碍。 “我觉得(杜双华收购石钢)很困难,现在大环境不好,在钢铁业,将一个国有企业改组为民营甚至外资,可能性太小了。即使河北省同意,国家也不会那么轻易同意。”某山东国有钢企一位负责人称。

乙二醇
能上下分的捕鱼游戏
星力代理多少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