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阳信息港 > 育儿

道友记 第四十四章 月夜杀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5:59

道友记 第四十四章 月夜杀

那对男女正是仙魂门前来复仇的师兄妹二人,在黑风镇被徐风耍了以后,回到宗门,被掌门重重责罚。此番下山,二人立下重誓将功补过。

他们这次对不会修行的少年更加重视,不惜以修行者的身份联手偷袭一个普通少年,不过仙魂门也不是什么名门大派,持强凌弱的事情没少干过。志在必得的偷袭,没想到却被人提前示警,让徐风逃过必杀的一击。前次的失手,已经让二人在门中脸面大跌,被众师兄弟暗中嘲笑,这一次二人下定决心不论生死都要把徐风带到宗门。也不管是谁示警,只要示警之人不敢亮明身份,二人就毫无顾忌的一路追杀下去。

命悬一线,徐风狠命狂奔。即使使出全部修为,以徐风的速度,也比不上兄妹二人,只是凭借着一点先机,硬是在房顶飞奔了很长一段距离,看路线,正是仙台城的东面。

深夜中的仙台城东区,成片的民宅连在一起,高高低低参差不齐,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色房脊一直延伸到仙台城的东郊。

东区是贫户区,民宅杂乱而起,毫无章法,酒幡,牌楼,宅院,水坑到处都是。杂乱的民宅把黑暗狭窄的街巷也隔离的曲曲折折。如果不是东区的原住民,在夜晚来到这些窄巷中,一定会迷失其中,一样的幽黑,一样的恶臭,一样的狭窄,甚至矮房顶上晒的青菜,竹竿挑起的尿布都是一样的。

不过徐风对这片街区还是熟悉的,因为十二管事划分地界,徐风的区域就是这片贫户区,为了赚钱大计,徐风在此做过一些调查。正如胡总管料想的,徐风在逃跑的时候不但选择了和追杀者相反的方向,而且选定的方向给自己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道友记  第四十四章 月夜杀

。选择这样的路线就是想借助贫户区错综复杂的街巷,躲开二人的追踪。而在房顶不顾一切的拼命狂奔,不过是想在短的时间之内,在敌人赶上自己之前,逃到这里。

望着眼前杂乱的民宅,徐风听到身后清脆的拔剑之声,高速奔跑中,猛吸一口夜风,翻身从屋顶坠下,就地翻滚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凭着双脚硬砸在街巷之上,猛然的力道,让砸在地面的靴子瞬间迸裂,骨头断裂般的钻心疼痛让徐风头皮发麻,徐风咬牙闷哼一声,没有片刻停留,转身消失在狭窄的街巷之中。

徐风刚刚隐入街巷,师兄妹二人飘然从房顶落下,二人显然比徐风要轻松的多,只是夜空中疾速掠行耗费了一些真元,喘气粗重了一点。

今夜有月,于阴云中穿行。

走夜路的人都知道白水黑泥的道理。夜色中凡是发白的地方都是水,而黑色的地方就是土地。贫户区狭窄的街巷上有一团一团的生活污水,当阴云遮挡月亮的时候,这些大大小小的水坑显出一片沉闷的白,当月亮从阴云中出来时,这些污水又变成片片明亮的镜子。

这是一个三岔路口,三条街巷向着不同的方向曲折延伸。二人没有立刻展开追赶,师兄缓缓闭上了眼睛,释出神念,师妹手提长剑警惕的盯着夜色中的街巷。

片刻后,师兄睁开双目,剑尖指了指其中一条街巷微微点头,师妹提剑而去,师兄也不作停留,向另一条街巷追去。

月隐月显,狭窄的街道跟着忽明忽暗,徐风竖剑于身前,顺着墙根急速前行,到得一个路口,又急速折进另一条街巷。

此时离破屋而逃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精力耗尽的疲惫和脚下传来的疼痛不断袭来,徐风收敛气息,抱着剑静静的立在墙下,让精力尽快恢复。

一墙之隔正在急速追赶的师妹突然停下,静静的站在徐风停留的地方,默然片刻,毫无声息间一剑刺出。

剑尖接触到墙壁,徐风心里响起强烈的警兆。

在电光火石之间,身体无声向前跌倒,月光下亮起清冷的剑光,挑破徐风后背的衣衫,却没有伤到身体。

寂静的夜里,徐风假装出一声短促而惨烈的尖叫。

“师兄!快,他在这里!”师妹急切而又惊喜的叫到。

街道上谨慎前行的师兄,骤然加快掠来。

躺倒在地的徐风如蛰伏的野兽,屏住呼吸,于黑暗中缓缓抽出黑剑。黑色的剑身在夜色里更加幽暗,如果不仔细观看,根本看不到徐风手里拿着一把利剑。

知道师妹一击得手,师兄急切追来,只怕徐风再次逃走,那里想到徐风如此大胆,诈伤后在此守株待兔。

师兄奔到徐风近前,长剑刚要递出,躺在地上的徐风猛然化作一道土龙直击来人的下身。

师兄大惊,仓促间,只来得及挥出一道剑气护在身前,却被猛烈的黑剑迎面斩破,徐风选的位置很准,黑剑闪电般挑中大腿内侧的股薄肌,带出一蓬鲜血,顺势又扎向脚尖。

师兄知道中计,却凭着天启初境状态的修为,在不可能间硬生生撤回脚步。长剑回撤,再次发力,出手就是强的杀着,一片杀气凛然的剑雨眼看就要成型,眼前却变故再生。

月光乍现间,一只飞镖化作一道明亮的流星,破开夜风向自己的心脏部位袭来!一声冷哼,师兄脸上闪现出一股嗜血的狠厉,横移半寸身体,飞镖无声插入肩头的同时,狂暴的剑雨终于完成。

他对自己的剑法自信,以天启初境的修为,加上数十年的仙魂神念的战力,即使是进入天启的修行者,面对这样狂风暴雨般的剑气也要身受重伤。

在笔记上,在心里,徐风已经无数遍演绎过这位师兄的剑法特点,挥剑成笼的画面早就印在徐风的脑海。

狂暴的剑气瞬间塞满整个狭窄的街巷,霸道的能量让人感觉整个街巷都被撑宽了一点,空气被高速挤压,发出嘶嘶的声响。徐风想都不想,将黑剑横在身前,一头撞进一侧的墙里。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墙壁另一侧的师妹虽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身形已经跃起,准备过墙相援。

飞过一堵墙,当然没有直接撞破一堵墙来的快,而且身后还压着狂暴的剑气。

横飞在空中的徐风,一伸手抓到了师妹的脚腕。

“下来吧,你!”

刚要跃起的师妹被拽到地上,娇呼一声,来不及出招,寒冰一样的黑剑已经抵在柔软的下颚。

直到此时,脸色冷厉的徐风才吐出一口鲜血,就像刚用完餐吐了一口漱口水,冷厉的表情和站立的姿势没有半点变化,黑剑没有一丝颤抖,稳稳的握在手里。

隔着断墙的豁口,师兄冷冷的看着徐风以及徐风剑下的师妹。心中突然闪过一个荒谬的念头,也许天启初境的自己加上开天启的师妹都不是眼前这个普通少年的对手。

眼前的少年,太会算计,也太过大胆。

的逃跑方式,的追杀地形看来都是这少年有意为之。先以诈伤的惨叫骗过师妹,再用师妹的大意诱骗自己,终将全部的杀招都用在相对强大的自己身上。黑剑挑中大腿,企图断了追踪的能力,飞镖直取心脏,则是攻其必救,如果不是自己紧要关头狠厉的决断,不一定眼前的少年再施出什么变招。

感受着大腿上一点点渗出的鲜血,看着剑下茫然的师妹,一股浓烈的挫败感油然而生。但毕竟是见惯生死的仙魂门人,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声色。

白城治疗宫颈炎医院
白城治疗卵巢炎方法
白城治疗卵巢炎费用
白城治疗卵巢炎医院
白城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